片叶砂

就叫砂子吧。
目前在刺客伍六七的坑底,不大想出来。
主产无cp和柒七,可拆可逆,杂食党。
想要时刻保持微笑
不会画画
也是很想和人说说话的
永远赶不上潮流是为什么呢……

【UT】骨兄弟的睡前故事梗

亲情向。

虽然说是睡前故事梗实际只有后半部分是……

练习写故事。

————————————————————————————————————————————————

    “明天见,Sans。”

    “明天见。”Sans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向身后人挥了挥手,“希望明天的实验能够成功。”

    推开门,他看到监控器前的Alphys以令他赞叹的手速切换画面。

    要是她在做实验时也能这么准确而迅速就好了。

    “要走了吗,Sans?”Alphys推了推眼镜,看向已经脱下白大褂的Sans。

    “嗯,papyrus还在等着我的睡前故事呢。你要知道,孩子总是喜欢这个。”Sans将白大褂抓在手里,向左偏了偏头,做了个耸肩的动作,“当然,我也不是嫌麻烦,毕竟……”

    “毕竟你最在乎的就是他了。”Alphys接上,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Sans,就连Gaster都知道了。”

    “连Gaster都知道了?”Sans穿外套的手一顿,脸上也晕开了淡淡的蓝色光芒,但他很快恢复了笑脸,“有这么明显吗?就像你在值班时总会看喵喵这件事一样人尽皆知?”

    “诶?”这次慌张的人换成了Alphys,“我,我……我不是……不……”

    “heh,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Sans闭上右眼做了个摊手的动作,放过了这个容易慌张的同事,“只要不耽误工作就行。”

    看着明显松了口气的Alphys,Sans耸了耸肩,“那我就先走了,记得提醒Gaster吃晚餐,他一进行实验就会忘记时间。”

    “我会的。明天见,Sans。”

    “明天见。”他摆了摆手,推开研究所的大门。


    已经很晚了。

    在昼夜不分的地底,很难不通过一块表就能确认时间,但怪物们还是很统一的在差不多的时候回到家里休息,睡上一觉,或长或短,或好或糟,醒来时就又是新的一天了。

    当然,这是成年人的做法。

    孩子们与成年人不同。他们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因此,对于他们来说,睡觉并不是首选。所以他们很多都不会乖乖睡觉,而是跑去堆满了雪的森林,或是长满回音花的溶洞,让他们的父母伤透了脑筋。

    而Papyrus则是属于很省心的那一类了。一本故事书,或者一本谜题书,就可以让他安静入睡。

    真可爱啊……

    已经在弟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的Sans,一脸幸福地走进了家门。


    这时还比Sans矮了一头的Papyrus正像Sans平日那样瘫在沙发上,睡帽上的毛绒球轻轻搭在他的脸上。他正眨巴着眼睛,努力不让自己睡着。

    “我回来了,papyrus。”Sans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些,“该去睡觉了。”

    听到Sans的声音,Papyrus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跳下了沙发:“SANS!你今天又这么晚才回来!甚至没有赶上晚饭!但幸运的是,我,伟大的PAPYRUS,并不介意!”他举起双臂,一脸的自豪。

    “那真是太好了。”Sans拍了拍胸骨,装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高兴的看着Papyrus露出满意的神情,“那现在我可以读睡前故事了吗?我们伟大的Papyrus?”
“当然!伟大的Papyrus准许你这样做!快上楼吧!”

    Sans耸了耸肩,抱起强忍着睡意的Papyrus,走捷径来到了他的房间。

    将Papyrus放到床上,Sans拿起了床头的两本书:“所以,今天想听什么?《为建立批判性思维而打造的入门谜题集》?还是《与毛茸茸兔子扮鬼脸》?”

    他闭上右眼,耸了耸肩:“还是,能让你冷到骨子里的笑话?”

    “噗嗤……”已经合上眼皮的Papyrus小小的笑出声,“SANS……这样我就没法睡觉了……”

   “哈,你可真是骨励了我!”

    “SANS!”Papyrus软糯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满。

    “好吧好吧。”Sans缴械投降,他拿起书,“那么,今天就读《与毛茸茸兔子扮鬼脸》吧……”


    轻轻合上书,Sans打量着已然熟睡的Papyrus,他的两只手骨并在一起放在胸前,整个骷髅蜷成了小小的一团,毛茸茸的睡衣更是衬托了他的可爱。

    就像一个天使。

    让Sans不禁想要永远守护他。

    替他掖好被子,Sans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晚安,好梦。

























————————————————————糖刀分割线————————————————————

























    推开门,屋子里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Sans,你回来了啊。”Toriel坐在火炉旁的沙发上,正看着一本关于蜗牛的书,听到开门声,她抬头,对Sans报以温和的笑容,“你的弟弟最近怎么样?”

    Sans将从图书馆借来的书递给Toriel。

    火焰明亮,它柔和地跃动着,将Sans的头骨一并染成了温暖的橙红。

    真暖和啊……

    “他很好。”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

杀羊爸和Papyrus的ne结局。

就是喜欢发刀子……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