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砂

总是想着努力一把,却迟迟不去行动的魂淡
沉迷undertale
想要时刻保持微笑
不会画画

有关【柏拉图】

内心的黑泥:


【截图来自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link?url=aVuENFmXNqY5SMv03GXv3Quq_GGppLWIV4G1BeBF9yv7e-YUAnIEeEH2ySJRm0aIwY7JQjRVd5ikB2cK-URfq3P4hTHWGmhloUxGOIaI7OewERzGOvvSzVjUA9Eozo-4Hslf5faUrGHm-oDIEBvzc_】


1【按照会饮篇的理论而言,柏拉图式的爱情主要是指一个成年男子和美少年之间的爱情,而这个也和当时希腊风气相关。希腊学者认为男性和男性之间的爱情才是真正属天的爱情,而男女的婚姻制度不过是为了社会的建构。


2【美国东西部社会学会主席、《美国家庭体制》一书的作者伊拉·瑞斯(Ira·reiss)经研究后认为,柏拉图推崇的精神恋爱,实际上指的是同性之间的一种爱。古希腊人认为,同性恋的过程更多地是灵交神交,而非性交。这就是柏拉图重同性之间的爱情的原因。


3【柏拉图坚信“真正”的爱情是一种持之以恒的情感,而惟有时间才是爱情的试金石,惟有超凡脱俗的爱,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柏拉图在对话录《会饮篇》中提到最崇高的爱情是精神之爱,是爱的双方对真善美的共同追求,而这种共同追求仅限于同性之间,只有这种爱才是高尚而珍贵的。雅典同性爱被法律赋予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和支持,甚至被认为是对无节制生育的一种控制方法而加以提倡,同性恋是当时的雅典的骄傲之一。


4【柏拉图认为人们生前和死后都在最真实的观念世界, 在那里,每个人都是合体的完整的人, 到了这世界我们都分裂为二。所以人们总觉得若有所失,企图找回自己的“另一半”(这个词也来自柏拉图的理论)。柏拉图也用此解释为什么人们会有“恋情”,以及同性恋为什么更好。此段描述可参见柏拉图的《会饮篇》。




—————————————————————————————————————




……↑可见柏拉图其实说白了就是同性恋【BL】清水向的代名词。


从这个词在古希腊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是指BL忘年情。


…可是LOF上大家对于这个词的理解……该说是模糊不清还是压根就是跟风造势呢。


把这个词强行套到BG上真的好吗【。】


请不要不懂装懂说BG柏拉图多好balabala了,扯皮梦该醒醒了。


这简直和对着不了解这块内容的人耍文化逻辑上的流氓没什么区别【摊手】


看似如同黑车遍地的圈子里的一股清流,实际上这种言论压根无异于跳梁小丑。


可笑可叹。


甚至还顺带伤害了BL腐党的眼睛,要赔的知道不。


【↑虽然我不是】




PS:


即使有人【强行解释】说现在这个词语的意思被拓宽了,变成了【精神恋爱】代名词,


但【柏拉图爱情】仍然是向耽美相关偏重的。


用这个词语的时候还请三思。


否则到时候别怪别人错怪说你画的是大屌萌妹x大叔受而不是BG


PPS:这其实在我们班混二次元同人圈的已经算是常识了。【冷漠】


该说还是三次元同好素质高吗。


不过毕竟三次的绘画圈曾经因为这事开撕过就是、

Frisk临终前一天与Sans间的对话。

尝试写对话。
我果然就是个文渣_(:з」∠)_

与非。:

最近很多太太退圈了,总想做点什么。
有点点长,但希望每个点开看的亲们能够耐心的看完。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这句话很经典,甚至有人觉得有些俗。
但它却是我们生活中最好的座右铭。
如果想看看彩虹的话,就不要畏惧风雨。

foreigntale异国之下终于过审啦!!!

开心。
以后请多指教。
以及只是一个渣渣的我偷偷跑来转载_(:з」∠)_

狗子你真的写的超棒的!

狗子就是俺!:

不是什么文手,只是个把frisk拼成firsk的渣渣orz


四千三百一十七:



|・ω・`)




南椋隼游:







小团队制作的au








4317是官方画师
狗子是官方文手
而我是官方
其实只是提出异国并把大家聚集到了一起啦
剩下的就是提供脑洞然后摸鱼摸鱼摸鱼
满满的愧疚感

总之从今以后请多指教!!





【UT】醒

Frisk一律写作他。

完成了四个月前的草稿,不知所云【望天

————————————————————————————————————————————————

    雪镇很冷。

    这里终年堆满了雪,与热域完全不同。

    孩子都是喜欢雪的,像个孩子的papyrus自然也是。他还能清晰记起,在告诉papyrus要搬去雪镇住时,papyrus那兴奋的表情。虽然对他来说住在哪儿都无所谓,不过如果能让papyrus高兴一点儿,他也会很高兴活动活动这身骨头。

    顺便装作和其他人一样的忘掉些什么。

    比如那个人,比如那场实验。

    那场不该进行的实验让他得以窥见时间线的奥秘。也让他陷入了无法摆脱的噩梦。

    不能否认这给他带来了美好的希望。许多时间线上的他坠落地底,成为了所有怪物的朋友,更成为了将他们从地底解放的英雄,使他们能够光明正大地行走在人类的城市,尽情游历广阔的地上世界。

    但有些时间线的他,不过一个过客。他自地下路过,对一切漠不关心,不为任何事停下脚步,甚至在最后带走他们仅存的希望。

    更有甚者,他会带走更多东西。

    他曾见过始终相信人类的皇后解散皇家护卫队,曾见过因Asgore的死而变得更加疯狂又无所顾忌的Undyne,曾见过将怪物变得麻木不仁的MTT,也曾见过,不得不承担王的责任的弟弟在无尽的绝望面前露出的黯淡表情。

    而他,却阻止不了。

   他什么都做不了。

    这是规则,是他这个半吊子无法打破的枷锁。

    他只能在无数次敲响遗迹大门却无人回应后承认失去,他只能在拾起鲜艳的围巾后去到空无一人的Galliby's灌下一瓶瓶番茄酱,他只能在MTT演出时坐在台后回忆天真活跃的弟弟和素未蒙面的挚友,他也只能在温柔的室友一次次怀念那个杀死了他兄弟的孩子的时候将紧握的手骨藏进衣兜……

    哪怕那孩子在地底大肆屠杀,只要还有一只怪物活着,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从长廊走过,然后,在漫长的光阴里活着。

    或许这是规则给予窥见事实的他的惩罚吧。就像那个,被世界所拒绝,被世人所忘却的,已不存于世的研究员。

    是啊,妄图与天比肩,又怎会有什么好事呢?


    在得到什么的同时,必然会失去什么。

    那个研究员失去了自己的存在,与之相比,只是失去了选择权利的自己,是不是应该感到庆幸呢?

    在这个,不断行进,不断循环,不断变更的世界?

    或许,最应该庆幸的,是还能看见自己的弟弟吧。

    那个早就比自己高出不知道多少,却仍是个孩子的弟弟。

    他与自己不同,他总是充满活力,仿佛永远不会厌倦。他愿意花上一天甚至一个月的时间去设计漏洞百出却蕴含了丰富感情的谜题,会为了交到哪怕只有一个的朋友而苦心钻研食谱,也会为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愿望冲动地在半夜敲响别人家的门……

    他的每一天都是崭新的、鲜活的,他的活力与激情感染着身边的每个人,也包括仿佛已被时间遗忘了的自己。

    只有呆在他的身边,才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以及自己并不孤独的这一事实。

    但更多时候,是独自坐在随便哪儿的哨岗,等待着不知何时会到来的命运。

    终有一天,那扇门会开启,那个孩子会在这个寒冷的雪地里印下足迹,在这个属于怪物的世界里留下痕迹。而他,便会遵守诺言,一路跟随,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而那之前的时间,才是真正自由的,真正属于自己的。

    可以窝在哨岗里睡去整整一天的时光,或是到遗迹的大门前和素未谋面却已有了模糊印象的老女士讲几句笑话,聊聊天,抑或是去Grillby's喝下一瓶瓶的番茄酱。

    有时也会回忆往事。就比如与那个研究员共事的时光,那大概算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了吧,除了看似永远不会没有的实验课题,没有任何需要考虑的事情。还有休假的时候,那个在实验室里说一不二,永远严肃的研究员也会露出柔和的表情,在什么事也没有的午后,在长年积雪的镇子旁,他们一同坐在长椅上,注视着不远处欢笑着的papyrus……

    他会在回忆过后将这一切再一次小心地存于心底,然后挂上一如既往的笑容,去继续日复一日无所事事的生活。

    没人能从那张始终不变的笑脸里找出什么异常,即使是papyrus。


    从那个如同噩梦一般的日子起,便很难睡得安稳。

    不知多少次惊醒,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兀自喘着气,沉重的喘息被用魔法加固的房门严严实实地封在房间,无人可知。

    明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种来自灵魂的战栗,如同有异物深深埋在其中。异样感随着呼吸,随着身体的颤动,泛着涟漪,不断扩散,染满整个灵魂,带来难以名状的悲哀与苦涩,久久不能散去。

    但却记不起来了。

    留在脑海的记忆碎片有着暧昧不清的质感,如同一张布满了灰尘的老照片,模糊了往事,也模糊了里边人的音容笑貌。抑或是把它们比做有了数不清划痕的老唱片,夹杂着噪音,在古旧的唱片机里唱出咿咿呀呀的旋律,不算明了,不算模糊,对这调子虽不是一无所知,但若是想说个明白,张了张口,脑海里却也只剩下了一个朦胧的影子。

    如同隔了一层薄雾,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却偏偏能让人理解在那里头发生的一切。

    但伸出手想要触碰,却只能徒劳地划过雾气,染上冰冷的温度。

    向前迈上一步,它亦退后一步,不多不少的一步,却是永远也无法抵达的距离。

    没有强硬的警告或是惩罚,只是温和却又不留情面的拒绝。

    它说,那是无法踏足的土地。

    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出现在脑海?出现在眼前?

    带着痛苦,带着悲伤?

    带着幸福?


    于是,今天也依旧坐在哨岗里。

    等待是件很漫长的事情,时间长到足够睡去一次又一次,作上一个又一个梦。

    但何时梦醒?

    何时才能真正见到,属于自己的,属于这条时间线上的骷髅sans的未来?

    即使那只是谁随手写下的故事,却也已是所能期待的全部了。

    无论如何,还是要等下去的。

    今天也一无所获。

    起身正欲离开,却又停下脚步。

    身后的大门,发出“吱嘎”的声音,缓缓开启。

    那个在梦里见过无数次的孩子,带着从未在梦中见过的清晰的面孔。

    他犹豫了一瞬,终抬脚,在松软的雪地里,留下第一个印记。






    故事开始了。

【UT】微暖

本来是想写糖的……
正文不甜不苦。
但正文后有糖。
@四千三百一十七 的百fo点文
我对不起你啊43!!!
————————————————————————————————————————————————
    正是春天。
    昨夜的雨召回了还未散尽的冷空气,太阳透过老树的枝桠洒下可怜的一点柔光,甚至连一点点的温暖也感受不到。而那还带着冷意的春风轻扶你的脸颊,微拂你的脖颈,渗进你的毛衣,似是想要夺走你全部的温暖。
    这是一个适合把自己陷在家里的沙发,盖着厚厚的毛毯,在膝上放一本厚厚的书,小口小口啜着热茶的日子。
    但你却正躺倒在黄绿交杂的草坪,试图与一个感受不到寒冷的懒骨头比试耐性。
    “可以把三明治递给我吗,Sans?”
    “知道了,kid。”
    “kid,麻烦给我一瓶番茄酱。”
    “好的,Sans。”
    但你并没有吃到三明治。
    Sans也没能喝到番茄酱。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你微微叹了口气。
    得意忘形了。
    作为抽鬼牌的赢家,你可以向那个连抽牌都嫌麻烦的输家提个要求,这让平日一直难以折腾这把老骨头的你异常兴奋,甚至无视了Papyrus提议的让他参与下一次大扫除的这一大好要求,而是决定让他陪你露营。
    结果呢?
    在一个还不能脱下毛衣的天气,耗尽全身的力气搭起帐篷,然后累得躺在地上不停喘气,饥肠辘辘却连一小块三明治都没法吃到——
    事实证明,这真是个糟透了的主意。
    果然应该带上Papyrus的……你懊恼极了,但现在后悔显然已经晚了。你只能以与Sans同样的姿势躺在散发着泥土清香的草地上,等着有那么一点儿可能性会爬起来的Sans帮你拿来一块三明治。
    虽然他现在已经睡着了。
    你叹了口气,认命般的转过视线。
    不知不觉,已是正午了啊……你呆呆地瞪视着天边的一朵云,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一缕,像纱一般,从正午的太阳底下飘过,看着像是不久后就要被吹散的无影无踪。
    没来由的一冷。
    你打了个寒战。
    “冷了?”身边的骷髅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未等你回答,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他那件深蓝的外套就搭在了你身上,带着微暖的温度。
    你虽惊讶于他的起身,但身体的寒冷并未让你思索太多,你很快穿上那件外套。
    “谢谢,Sans。”
    “heh,别在意,kid。”已经开始在野餐篮里翻找东西的他闭起一只眼,几乎看不出变化地咧开一个笑容,“今天你真的是累到'骨'子里了。”
    你鼓起脸颊,想要做出一个凶恶的表情,狠狠瞪他一眼,但是你失败了。
    “别这么瞪着我嘛,我也帮忙了吧。就别为难我这把老骨头了。”Sans耸了耸肩,将三明治递给你,灌下一大口番茄酱,“要知道,我可是很弱小的怪物,这样就已经'骨'足了全部干劲。”
    你懒懒地接过三明治咬了一口,随便嚼了几下便吞下肚,混杂着蔬菜与牛肉香味的三明治终于稍许平静了叫嚣着饥饿的胃袋。你满足地眯起了眼睛——一个无法被人察觉的动作,然后撇了撇嘴。
    弱小的怪物?
    一个会瞬移,能悄无声息地停止时间,还在家里藏着神秘的机器的,弱小的怪物?
    虽然他平日里只是一个喜欢躺在沙发上睡觉的懒骨头,但要是做出什么事来,又会让他变成什么样子?
    对此,你一直抱有好奇心。
    但除了好奇心,你也是个懂得克制的人,这让你数次与危险擦肩而过,平安活了下来。而这次,说不定也是吧。
    “你并不弱小吧。”
    虽然没有看着他,但你感觉他的视线扫到了你身上。
    “我想过,如果,我真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你会不会展示你的另一面?”
    “不再是喜欢讲冷笑话的懒洋洋的哨兵,而是收割生命的死神?”
    “我想过这些。”
    他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就这样看着你。
    长久的沉默。
    似是有点儿忍受不了这样的沉默,他含糊又带着点儿迟疑的声音响起:“kid……”
    “但我不会那么做。”
    “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欢大家。你们给了我亲情,给了我友情,我真的,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我,很想报答你们。”
    你闭上眼。
    “至少,我不会让你们某天一睁眼,就又回到那个阴暗潮湿的地方了。”
    “我保证。”
    风好大。
    好冷。
    “所以,拜托你……”
    别那么防备我,好吗?
    “kid。”他强硬的打断了你。
    “关于你的能力,我也只是模模糊糊知道一点。”他灌下一口番茄酱,“事实上,我也确实梦到过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似是有点伤脑筋的挠了挠头骨,“你看,我们现在在地面上。”
    “还能看到阳光啊,星星啊,这些东西。”
    “这都是在地底看不见的东西。”
    “是你让我们看到这些的,frisk。”
    “还有,我们现在能坐在这里聊天,这也是你的功劳。”
    “我们都想回报你为我们付出的一切。”
    “没有人讨厌你,frisk。”
    “不如说,我们都喜欢你。”
    “你是我们的英雄。”
    他的手骨搭在了你的头上,带着微暖的温度,就像他的外套一样。这不像Papyrus的热情,如火一般炽热,而是如同一杯温开水,不热不凉,带着刚刚好的温度。
    这足够温暖你了。
    温暖的,令你想要落泪。
    “kid……你没事吧?”Sans看到你的泪水,慌乱地挪开了手,“弄疼你了?”
    你哽咽着,摇了摇头,你抓住他即将拿开的手,扑到了他的怀里。
    “Sans……谢谢……谢谢你……”
    “还有大家……我才是……想要说谢谢啊……”
    他叹了口气,回抱住你,手骨轻轻地拍着你的后背:“没事的,kid,没事的……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你就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悲伤都宣泄出来一般的,泪不停。

    已是黄昏。
    你由于饥饿醒了过来。
    你发现Sans正抱着你,走向家的方向。
    “kid,你醒了?”
    似乎是你在醒来时动了一下,让他注意到了。
    “稍等一下,马上就到家了。”
    “toriel女士做了奶油肉桂派,我记得你很喜欢那个。”
    “嗯。”
    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你们一如既往地聊天,欢笑。
    但确确实实有什么发生过了,因为你从未感觉离他的心如此之近。
    近到可以感受到他的温度。
    也许,今天并没有那么冷吧。
    你悄悄用右手攥住身上深蓝色外套的衣领,露出了笑容。










————————————————————————————————————————————————
1、
    “可以把三明治递给我吗,Sans?”
    “知道了,kid。”
    你满足地咬了一口三明治。
    “kid,麻烦给我一瓶番茄酱。”
    “好的,Sans。”
    他将整瓶番茄酱全都倒进嘴里。
    “Sans!我们没带来这么多番茄酱可以让你这么喝!”
    “但是,我就是如此喜欢它呀。”懒洋洋的骷髅摊了摊手。

2、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喜欢我!”回到家里的你试图挡住脸上的红晕。
    “我刚刚是不是说了喜欢ta!”回到家里的Sans试图挡住脸上的蓝晕。
————————————————————————————————————————————————
好想把段子画出来……
但我不会画画啊(╯‵□′)╯︵┻━┻

四千三百一十七:

#foreigntale

依然是大家的au…
拖了好久hhhh
群里的大家都是天使啊…无以为报,只能画画渣图了…

真的,万分感谢。

黑犬:



总之……谢谢每一个为我点赞和我说话的人,谢谢你们。😭😭😭❤❤❤


凌云壮志:



是我。
是我。
是我。
【瑟瑟发抖嚎啕大哭感觉膝盖变成筛子】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UT】睡前故事

幼年Frisk。众多私设。

@旗舰断法 的百fo点文

————————————————————————————————————————————————

    已是深夜。

    你抱起心爱的小布熊,推开房间的门,跑去了客厅。

    你的祖母正坐在火炉旁。她有些臃肿的身躯陷在了柔软的沙发里,身上盖着的毛毯厚重而又温暖,透过她戴着的金丝框的老花镜,能看到她那双戴着暖意的双眼,在炉火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柔和。

    她正看着一本书。

    你走到她面前。

    “睡不着吗,Frisk?”

    你感觉到她的那只宽厚温暖的大手覆上了你的脑袋,轻轻揉了几下。

    好舒服……你微微眯起眼睛。

    你点点头。

    “想听故事了?”她轻轻笑道。

    “……嗯。”

    “那我们去你房间吧。”她小心折好毛毯,向你的房间走去。

    你加快脚步跟上她。


    “那么,今晚想听点儿什么?”

    “想听……人类和怪物的故事……”

    “你呀……”祖母叹了口气,“好吧,那么,今天就讲讲人类和怪物的那场大战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具体是因为什么已经没人知道了。”

    “人类赢得了这场战争,将怪物驱逐到了地底。”

    “怪物……很坏吗?”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不是只有坏蛋……才会被大家赶跑吗?”

    “就像那些……偷东西的小偷,大家都不喜欢他们,就把他们都赶跑了。”

    “所以……唔……”

    你试图表达什么,但这很难,你失败了。

    你感觉那只大手揉了揉你的脑袋。

    “没人知道真相。”

    “呜?”

    “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孩子。经历过那场战争的人都已经死去了。”

    “没人知道这场战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也再没人见过那些怪物了。”

    “所以我们不知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靠你自己来寻找才行。”

    “……我?我该……怎么做?”

    “用你的双眼去观察,用你的身体去体会,用你的心灵去感受。”

    “只有你才能给出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Frisk。”

    “只有我……?”

    “是的,孩子。只有你。”

    “可是……我不明白……”

    你听到她微微叹气,那只大手轻轻握住了你小小的手。

    “你长大后就会明白了,Frisk。”

    “你将会遇到困难与挫折,但你也将会逐渐学着如何去面对它们。”

    “你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

    “他们可能并不尽如人意。”

    “但是,如何去面对这些人这些事,这取决于你的选择。”

    “你的选择可能会带来欢乐与幸福,也可能会带来悲伤与苦难。”

    “但无论是欢乐抑或是悲伤,幸福抑或是苦难,它们都取决于你。”

    “这是你做出的选择。”


    你仍未能明白。但你已经没有精力去询问了。

    你闭上了眼睛。


    “还有,无论何时,要保护好自己啊……”

    而这句话,也就只是迷迷糊糊的,听了个大概吧。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当年那个小小的,没有睡前故事就无法入眠的孩子,已经长成了一个坚强的,不会轻易被打倒的,充满决心的英雄。

    与你在地底得到的家人,结识的朋友一起,你们注视着夕阳。

    你看着,那温暖的橙红,轻柔的洒满整个世界。

    你恍惚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个坐在火炉前的老人,还有那双,宽厚而又温暖的手。

    做出的选择,有带来欢乐与幸福吧。

    你悄悄翘起嘴角,拉住了身边那只毛茸茸的大手。

    宽厚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