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砂

就叫砂子吧。
总是想着努力一把,却迟迟不去行动的魂淡
不知为什么容易不小心喜欢上冷圈
想要时刻保持微笑
不会画画
也是很想和人说说话的
永远赶不上潮流是为什么呢……

【UF/FU】遗忘者的幸福

突然发现已经50f了。

所以就拿这篇糊弄过去了啊【望天

中秋快乐!

———————————————————————————————————

    他能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冰冷却又灼热的触感,他能感受到被雨水浸透的衣物的沉重,他能感受到血管的贲张,全身血液都在叫嚣着沸腾的亢奋感。他举起手中的umbrella-x768,拉开了战斗的帷幕。
有时,他们擦肩而过;有时,他们拳脚相加;有时,他们手中的武器迸溅出耀眼的火花。

他能感受到逐渐积累的疲惫,也能看出对方也已力竭,他们的武器同时捅穿对方的腹部,尚有一丝余力的他将对手背在背后,尚且完好的磁悬杆在控制下穿透了对手的身躯。他听到了肌肉被撕裂的声音、血液喷涌的声音,以及对手临死前呻吟的声音。他感到了刹那间的满足感。

然后,无边的压抑与恐惧牢牢地攥住他的心脏,他就像搁浅在浅滩上的鱼,嘴徒劳地张合,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终于想起了他的对手是谁——











    他从梦中惊醒。











    “早上好,Umb。”FLLFFL·Alfa就坐在床边,见他睁眼,便将手温柔的环上他的头,让他能够将全身的重量倚在自己身上,“又做噩梦了?”

    “早安,FL。”Umbrella将头靠在FLLFFL的肩膀,双手牢牢环上他的腰部,似乎在确认他的存在,“我……我又做了那个梦。”

    “又是?”FLLFFL无奈的笑笑,一只手划到Umbrella后背,轻轻拍着,“别担心,我不会离开的,我将一直都在你身边。”

    FLLFFL低沉且带有一丝沙哑的嗓音与轻柔的安抚使Umbrella渐渐镇定下来,在感受到他的大男孩终于放松下来之后,他松开手,转而拍了拍Umbrella的头:“好了,我们去吃早餐吧。”

    噩梦时分后,能吃上心上人亲手制作的早餐无疑是一件幸福的事,即使那仅仅是两片吐司和一个煎得过老的鸡蛋。

    虽然Umbrella曾经对FLLFFL抱怨过早餐的单调,但FLLFFL做的早餐还是这样一成不变。虽然他倒也没资格指责FLLFFL——要是让他来做早餐恐怕也只能是这样了。

    总而言之,在与FLLFFL愉快的解决了早餐后,他们一起向NEMESIS走去。

    在结束与老东家的战争后,Umbrella很少接到外出执行的任务了。至于原因嘛……看他面前这堆积如山的文件。

    自从他成为了副族长,族长Jade的女汉子属性就彻底爆发了,潇洒地把所有文件都扔给Umbrella,自己跑出去接任务了。

    这让在伞组织对如何处理文件没有一点儿经验的Umbrella哭笑不得,手足无措,最后还是Benjamin在幸灾乐祸够了后过来教的他。不过自从他发现他有调整别人工资的权力,并小小的试验了一下后,Benjamin再也没在他面前摆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让在一旁围观的FLLFFL笑得趴在地上,连眼泪都出来了。

    但这样的小插曲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文件真的是太多了,以至于他已经很久没能出任务了。他只能每天在内心小小的抱怨几句Jade的不负责任,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还好FLLFFL一直在陪着他。

    他知道FLLFFL比起无所事事地在自己的办公室窝着更愿意像Jade一样出去疯,但却还是留了下来,在被温暖的同时也感到淡淡的心疼,于是他向Jade申请购买了一个躺椅,以便让FLLFFL坐的舒服些。

    记得那天Jade依旧在出任务,打电话过去时能听到密集的枪声和炮弹轰炸的声音,他尝试着用从来没用过的最大音量向Jade说明了理由,然后是将近五分钟的沉默,以及Jade心爱的武器撕裂血肉的声音。

    五分钟后,全部声音都平息下来,Jade用平稳中带着一点儿颤音的语调问他刚刚说了什么。他重复了一遍,得到了许可。

    “行啊,买吧。不过……嗯……你……你总得……”

    “唉,算了。”

    他并没在意Jade的欲言又止,事实上基地的大家总是在用眼神抱怨他们俩放的闪光弹,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他有时也很不好意思,但就是敌不过FLLFFL的厚脸皮。

    但这样也挺好的。











    终于,他又接到了外出的任务。

    久逢地呼吸到不同地域的空气,这里黄沙漫天,呛的人直咳嗽,但也正因为是这样的气候,这任务才能被他争取到。

    在心里惆怅了几秒,Umbrella举起了武器。

    一起前来的FLLFFL则是后退几步,表明了观战的意图。

有时他真不明白FLLFFL在想些什么。自他们同居开始,FLLFFL就越发像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头了,平日里读读报,看看书,做早餐,讲睡前故事……唯一能看出他当年风范的是他保养刀的时候,专注、虔诚,以及眼底的火热。

    但他出任务时,FLLFFL从不动手。

    “我已经退休啦。”FLLFFL的话语在他耳根处掠过,带着温热的气息,让他不可抑制的红了脸,只得慌乱地向任务目标冲去。无措中,他只听得身后人爽朗又畅快的笑声。











    在家里,FLLFFL总是照顾人的那一方。

    他们都是不会做饭的人,但FLLFFL总会在他下班前叫外卖,回家时刚刚好送到,然后,他们进餐,闲谈。

    谈话多是FLLFFL说昨天看的新闻,或是昨天看的小说的情节,而Umbrella面带笑容的听,从来不腻。

    睡前,FLLFFL会拿来一本故事书,而Umbrella就躺在床上,期待今天的故事。

    “今天这个故事是从中国流传过来的,名字是黄粱一梦。主角是一个进京赶考却功名功名不就的考生,他叫做卢生……”

    Umbrella眯着眼,想象着那个考生的模样,想着想着,那考生的脸却与他的重合……他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FLLFFL轻笑着合上书,帮他掖好了被子。

    “晚安,Umb。”











    每夜都被噩梦所困扰的Umbrella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早餐时分,他与FLLFFL面对面坐着,想着今天是清明节。

    “Umb,在想什么这么出神?”FLLFFL替他擦干净嘴角的面包屑。

    “今天是清明节,要去扫墓。”Umbrella下意识地说。

    “行啊,一会儿就出发吧。”FLLFFL看着他,带着老者特有的慈祥的笑容。

    给Jade打电话,她豪爽地准了假,两人便动身前往墓园。

    路上,Umbrella买了一束鸢尾花。

    到达墓园的时候,FLLFFL突然停了下来:“Umb,我要离开一会儿。”

    Umbrella慌忙抓住FLLFFL的手:“等等!为什么?”

    FLLFFL依旧带着慈祥的笑容:“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一会儿就回来,好吗?”

    Umbrella略带犹豫地点了点头。

    “好孩子。”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嗓音温柔地进入耳膜,Umbrella闭上眼再睁开,FLLFFL的身影却已消失不见。

    Umbrella一怔,随后走进墓园。

    墓园里静谧无人,Umbrella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与此相伴的只有不时响起的一两声鸟鸣,以及手中花的包装纸在行进中摩擦、碰撞所产生的哗啦声。

    第六排,第8位……

    Umbrella缓慢地前行,脚步声渐渐慢了下来,他有一种预感,他不应再继续了。

    停下来吧。他对自己说。

    继续走吧。他对自己说。

    停下,你不会想知道的!他嘶吼着。

    继续!你总得知道的!他毫不示弱地跟上。

    两种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回响,痛得他几乎倒下。猛然清醒时,他却发现自己已站在墓碑面前。

    这是一块很朴素的墓碑,上面用刀狂野地刻着死者的名字。

    FLLFFL·Alfa

    Umbrella慢慢地跪在地上,脑海里的声音归于寂静,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被他遗忘的画面,像是要挤爆他的脑袋一样疯狂涌入。

    他看见他像梦中一样杀死了他。

    他看见他吩咐在墓碑上刻字的人笔迹狂野一点儿。

    他看见他对着始终空无一人的躺椅说话。

    他看见他去年跪在同一个位置,拿着同一种花……

    许久,他露出一个带着绝望的笑容。

    “FLLFFL,我来看你了。”











    走出墓园,Umbrella眼角带泪。

    “怎么了吗,Umb?”FLLFFL擦去他的泪痕,微笑着说。

    “没什么。”Umbrella笑了笑,抱住了FLLFFL,“我们回去吧。”











    空无一人的墓园,鸢尾花在风中摇曳。

    花语是

    绝望的爱

    与

    相信者的幸福。

———————————————————————————————————

活着真好。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