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砂

就叫砂子吧。
目前在刺客伍六七的坑底,不大想出来。
主产无cp和柒七,可拆可逆,杂食党。
想要时刻保持微笑
不会画画
也是很想和人说说话的
永远赶不上潮流是为什么呢……

【刺客伍六七】小段子2


刀。

我写了个啥……柒哥基本没出场啊orz

————————————————————————————————————————————————

有风声。

伍六七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石桥正中间,脚下便是万丈深渊,湍流狂躁地拍打着岸石的声音在两山之间阵阵回响,却盖不过面前那人带着关切与恼怒的声音。

他说,你救这个女人,是要跟整个刺客联盟为敌。

他说,现在所有刺客都在追捕你。

他说,你想清楚了吗。

伍六七茫然地看着这一切,才发现自己竟揽着一个女人,紫发垂腰,一袭白衣。

他发现自己说着:“今日我就要带佢走,我睇边个够胆拦我。”

然后,他看到刀尖从后心穿过,就知道了这是那女人的刀。

有什么在把他放进火里烧着。伍六七这么觉得。

于是伍六七想要摆脱掉这该死的痛苦,他便下意识举起了左手。

伍六七看见他左手握着一把刀,碎刀。

他左手用刀支着地,这刀便将这石桥贯穿。所有人站立不稳地摔了下去,却一个一个的施展了绝活停止下落。

他看着那女人与他们站在上面,俯视着他不断坠落。

于是他闭上眼睛,在湍流中沉下去,被那不知终点在何方的水流带着走了。

有什么在把他放进冰里冻着。伍六七这么觉得。

伍六七觉得身体一阵一阵的冷,心口却一阵一阵的热,他在水中与礁石擦肩而过,便觉得没一处不在觉得疼。

不,不要这样。伍六七这么说着。

于是他睁开了眼睛。

他看见熟悉的天花板,便坐起身,发现心口处一阵一阵的疼。

他想起来自己那一剪刀给自己插了个透心凉。

他摸了摸缠满绷带的伤口,却有泪掉在手上。

为什么在哭?他茫然地抹去眼泪,下了床。

这次又叫大保担心了。伍六七扎起头发匆匆下楼,好像听见耳边有人叹息了一声,再听却消失了。

错觉吧。他摇摇头,推开了发廊的门。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