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砂

就叫砂子吧。
目前在刺客伍六七的坑底,不大想出来。
主产无cp和柒七,可拆可逆,杂食党。
想要时刻保持微笑
不会画画
也是很想和人说说话的
永远赶不上潮流是为什么呢……

【UT】微暖

本来是想写糖的……
正文不甜不苦。
但正文后有糖。
@四千三百一十七 的百fo点文
我对不起你啊43!!!
————————————————————————————————————————————————
    正是春天。
    昨夜的雨召回了还未散尽的冷空气,太阳透过老树的枝桠洒下可怜的一点柔光,甚至连一点点的温暖也感受不到。而那还带着冷意的春风轻扶你的脸颊,微拂你的脖颈,渗进你的毛衣,似是想要夺走你全部的温暖。
    这是一个适合把自己陷在家里的沙发,盖着厚厚的毛毯,在膝上放一本厚厚的书,小口小口啜着热茶的日子。
    但你却正躺倒在黄绿交杂的草坪,试图与一个感受不到寒冷的懒骨头比试耐性。
    “可以把三明治递给我吗,Sans?”
    “知道了,kid。”
    “kid,麻烦给我一瓶番茄酱。”
    “好的,Sans。”
    但你并没有吃到三明治。
    Sans也没能喝到番茄酱。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你微微叹了口气。
    得意忘形了。
    作为抽鬼牌的赢家,你可以向那个连抽牌都嫌麻烦的输家提个要求,这让平日一直难以折腾这把老骨头的你异常兴奋,甚至无视了Papyrus提议的让他参与下一次大扫除的这一大好要求,而是决定让他陪你露营。
    结果呢?
    在一个还不能脱下毛衣的天气,耗尽全身的力气搭起帐篷,然后累得躺在地上不停喘气,饥肠辘辘却连一小块三明治都没法吃到——
    事实证明,这真是个糟透了的主意。
    果然应该带上Papyrus的……你懊恼极了,但现在后悔显然已经晚了。你只能以与Sans同样的姿势躺在散发着泥土清香的草地上,等着有那么一点儿可能性会爬起来的Sans帮你拿来一块三明治。
    虽然他现在已经睡着了。
    你叹了口气,认命般的转过视线。
    不知不觉,已是正午了啊……你呆呆地瞪视着天边的一朵云,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一缕,像纱一般,从正午的太阳底下飘过,看着像是不久后就要被吹散的无影无踪。
    没来由的一冷。
    你打了个寒战。
    “冷了?”身边的骷髅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未等你回答,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他那件深蓝的外套就搭在了你身上,带着微暖的温度。
    你虽惊讶于他的起身,但身体的寒冷并未让你思索太多,你很快穿上那件外套。
    “谢谢,Sans。”
    “heh,别在意,kid。”已经开始在野餐篮里翻找东西的他闭起一只眼,几乎看不出变化地咧开一个笑容,“今天你真的是累到'骨'子里了。”
    你鼓起脸颊,想要做出一个凶恶的表情,狠狠瞪他一眼,但是你失败了。
    “别这么瞪着我嘛,我也帮忙了吧。就别为难我这把老骨头了。”Sans耸了耸肩,将三明治递给你,灌下一大口番茄酱,“要知道,我可是很弱小的怪物,这样就已经'骨'足了全部干劲。”
    你懒懒地接过三明治咬了一口,随便嚼了几下便吞下肚,混杂着蔬菜与牛肉香味的三明治终于稍许平静了叫嚣着饥饿的胃袋。你满足地眯起了眼睛——一个无法被人察觉的动作,然后撇了撇嘴。
    弱小的怪物?
    一个会瞬移,能悄无声息地停止时间,还在家里藏着神秘的机器的,弱小的怪物?
    虽然他平日里只是一个喜欢躺在沙发上睡觉的懒骨头,但要是做出什么事来,又会让他变成什么样子?
    对此,你一直抱有好奇心。
    但除了好奇心,你也是个懂得克制的人,这让你数次与危险擦肩而过,平安活了下来。而这次,说不定也是吧。
    “你并不弱小吧。”
    虽然没有看着他,但你感觉他的视线扫到了你身上。
    “我想过,如果,我真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你会不会展示你的另一面?”
    “不再是喜欢讲冷笑话的懒洋洋的哨兵,而是收割生命的死神?”
    “我想过这些。”
    他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就这样看着你。
    长久的沉默。
    似是有点儿忍受不了这样的沉默,他含糊又带着点儿迟疑的声音响起:“kid……”
    “但我不会那么做。”
    “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欢大家。你们给了我亲情,给了我友情,我真的,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我,很想报答你们。”
    你闭上眼。
    “至少,我不会让你们某天一睁眼,就又回到那个阴暗潮湿的地方了。”
    “我保证。”
    风好大。
    好冷。
    “所以,拜托你……”
    别那么防备我,好吗?
    “kid。”他强硬的打断了你。
    “关于你的能力,我也只是模模糊糊知道一点。”他灌下一口番茄酱,“事实上,我也确实梦到过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似是有点伤脑筋的挠了挠头骨,“你看,我们现在在地面上。”
    “还能看到阳光啊,星星啊,这些东西。”
    “这都是在地底看不见的东西。”
    “是你让我们看到这些的,frisk。”
    “还有,我们现在能坐在这里聊天,这也是你的功劳。”
    “我们都想回报你为我们付出的一切。”
    “没有人讨厌你,frisk。”
    “不如说,我们都喜欢你。”
    “你是我们的英雄。”
    他的手骨搭在了你的头上,带着微暖的温度,就像他的外套一样。这不像Papyrus的热情,如火一般炽热,而是如同一杯温开水,不热不凉,带着刚刚好的温度。
    这足够温暖你了。
    温暖的,令你想要落泪。
    “kid……你没事吧?”Sans看到你的泪水,慌乱地挪开了手,“弄疼你了?”
    你哽咽着,摇了摇头,你抓住他即将拿开的手,扑到了他的怀里。
    “Sans……谢谢……谢谢你……”
    “还有大家……我才是……想要说谢谢啊……”
    他叹了口气,回抱住你,手骨轻轻地拍着你的后背:“没事的,kid,没事的……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你就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悲伤都宣泄出来一般的,泪不停。

    已是黄昏。
    你由于饥饿醒了过来。
    你发现Sans正抱着你,走向家的方向。
    “kid,你醒了?”
    似乎是你在醒来时动了一下,让他注意到了。
    “稍等一下,马上就到家了。”
    “toriel女士做了奶油肉桂派,我记得你很喜欢那个。”
    “嗯。”
    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你们一如既往地聊天,欢笑。
    但确确实实有什么发生过了,因为你从未感觉离他的心如此之近。
    近到可以感受到他的温度。
    也许,今天并没有那么冷吧。
    你悄悄用右手攥住身上深蓝色外套的衣领,露出了笑容。










————————————————————————————————————————————————
1、
    “可以把三明治递给我吗,Sans?”
    “知道了,kid。”
    你满足地咬了一口三明治。
    “kid,麻烦给我一瓶番茄酱。”
    “好的,Sans。”
    他将整瓶番茄酱全都倒进嘴里。
    “Sans!我们没带来这么多番茄酱可以让你这么喝!”
    “但是,我就是如此喜欢它呀。”懒洋洋的骷髅摊了摊手。

2、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喜欢我!”回到家里的你试图挡住脸上的红晕。
    “我刚刚是不是说了喜欢ta!”回到家里的Sans试图挡住脸上的蓝晕。
————————————————————————————————————————————————
好想把段子画出来……
但我不会画画啊(╯‵□′)╯︵┻━┻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