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砂

就叫砂子吧。
总是想着努力一把,却迟迟不去行动的魂淡
不知为什么容易不小心喜欢上冷圈
想要时刻保持微笑
不会画画
也是很想和人说说话的
永远赶不上潮流是为什么呢……

【UT】雪镇无人

写得越来越短了……

————————————————————————————————————————————————

    寒冷的一天。

    Sans和往常一样穿着深蓝色的外套和怎么都不会掉下来的粉色拖鞋,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独自走在雪镇的街道上。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了。

    能逃的都逃了,不能逃的都死了,还有一个不想逃的……他的灰尘被sans洒在了他从不离身的的围巾上。真希望他满意这个,毕竟他喜爱的事物实在是太多了点儿。

    不该想这个的。

    矮矮的骷髅闭上一只眼睛,耸了耸肩,试着做出一个好笑的动作。

    但这并不是什么冷笑话,不如说,这真是个糟透了的故事。

    Sans也明白了这一点,于是他不再做出徒劳的尝试,而是默不作声地向前走。








    要去哪儿?

    谁知道。

    这只是走神之际漫无目的的徘徊罢了。








    这个雪雕?哈,Papyrus在这里堆的一个酷炫的雪雕!

    那时的他也在埋怨Sans的懒惰。

    Sans看向一旁自己用红色的记号笔写上了名字的雪堆。

    这座吊桥?哈,Papyrus在这里设置了个抓捕人类的机关!

    Sans抬头看了看,那只白色的小狗仍然和那些机关一起,悬在不知从哪垂下来的绳子上。

    唔,这儿还有个活的。

    Sans放下它,它摇摇尾巴跑走了。

    这个谜题?哈,Papyrus把它堆成了他的脸的形状。

    多么酷炫的谜题!

    Sans解开了它,但机关早就是开着的了。

    这盘意面?哈,Papyrus忙活了一个上午才完成的用来迷惑人类的自信之作!

    但它并没有被吃掉哪怕一口。

    Sans试着尝了一口。

    唔……勉强能吃?

    这个迷宫?哈,Papyrus让Sans帮忙制作来抓捕人类的电流迷宫!

    不过倒是没有派上什么用场。

    Sans耸了耸肩。

    这个哨岗?哈,Papyrus精心制作了好几天的前哨站!

    但哨岗前贴着的纸条没有被翻看过的痕迹。








    继续走吗?

    Sans没有停下。








    这里是Sans的哨岗。

    Sans一直很懒,所以这个哨岗其实是Papyrus建的。

    “SANS!你又在偷懒!”

    “嘿,兄弟,因为我是个'懒'骨头嘛。”

    “SANS!!!!!!!!”

    但Papyrus还是认命一般地帮Sans建好了哨岗。

    带着灿烂的笑容。

    这个是Sans不知从哪弄来的台灯。

    他一直希望它能派上用场。

    可惜。

    这是通向遗迹的大门。

    他最忠实的笑话听众,也是最有天赋的笑话演员,住在那扇门后。

    或者说,曾经?

    Alpys给他打电话时,告诉他,那个孩子所过之处只余尘埃。

    他早已清楚这些。






    “我只是还没准备好承担自己的责任。”








    回去吗?

    去喝点什么吧。








    Grillby's。

    他好像一直都在赊账。

    这么一想,Grillby可真是好脾气啊。甚至还在去避难前给他留下了不少番茄酱。

    而且是免费的。

    除此之外,这里还真是变得空荡荡了啊……

    那里本有一只和自己下棋的小犬汪。

    那里本坐着天天不离铠甲的大犬汪。

    那里本会有一对时常来坐坐的狗夫妇。

    但现在也只剩下灰尘了啊。

    他们那小小的葬礼还是他举办的。

    而现在,他已经来不及去为谁举办下一场葬礼了。








    “是时候承担自己的责任了。”

    他站起身,推开Grillby's的门。








    “你好啊?”

    “你最近很忙啊,对吧?”








    雪镇无人。

————————————————————————————————————————————————

不会写故事……

_(:з」∠)_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