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砂

就叫砂子吧。
目前在刺客伍六七的坑底,不大想出来。
主产无cp和柒七,可拆可逆,杂食党。
想要时刻保持微笑
不会画画
也是很想和人说说话的
永远赶不上潮流是为什么呢……

【UT】foreigntale审判

想写的是他们在一次次的杀戮中早已迷失本心的故事。

不会描写战斗场景的我硬是想写一篇Boss战……

结果就是没有任何对于战斗的描写……

————————————————————————————————————————————————
    今天是个好天气。

    不知从哪里洒下的阳光透过那由彩色的琉璃制成的窗户,在地面上投射斑斓的色彩。你能隐约听到窗外飞鸟的鸣叫,清脆嘹亮,你也能嗅到墙外茉莉的清香,沁人心脾。

    你迈开脚步。

    长廊里,脚步声究竟被放大了多少倍?你不知道,你也没有兴趣知道。你只知道,这双陪你走遍了整个地底的鞋,已然沾满了灰尘。现在,它响亮的声音在长廊里回响,甚至足以掩盖你那空洞的心跳。

    但你知道,那个几乎空无一物的,只剩下唯一一个信念的,可悲的心脏,现在,也仍旧平稳地跳动着。

    你看见,那个穿着蓝色军衣的骷髅,一如既往地唐突出现,却又毫无违和地融入此景,明明带着一如既往自由懒散的表情,却又多出了几分肃穆庄严。

    你停下脚步。

    “让我们直奔主题吧。”你听到他这样说。

    你举起刀。




    今天是个好天气。

    窗外的那些鸟儿一如往日地歌唱,墙外的那些花儿一如往日的开放。

    昨日的歌声与今日不同,昨日的清香也与今日不同。

    但是,同样的歌声,同样的花香,究竟已听过了多少遍,嗅过了多少次?

    早已记不得了。

    只记得,那个孩子一次又一次被骨头穿透时流下的血,鲜红的,刺眼的,不知何时已染满了整个长廊。

    现在,那个孩子再一次站在他的面前,站在本应成为人间地狱的地方。

    即使已经倒下上百次,却仍没有放弃啊。

    就因为那所谓的决心?heh,可笑。

    不过,这边也有这边的决心。

    本来会是个偷懒的好日子的。

    “让我们直奔主题吧。”

    他们举起刀。




    你已经很熟悉这些攻击了。它们完全无法伤到你。

    你在骨丛中翻滚跳跃,躲在Gaster Blaster的缝隙中求生,不急不缓,连呼吸都始终平稳。

    你已用血的教训记住了这些。

    你也早就没有罪恶感了。它在你一次次的死亡后终于消耗殆尽,这让你轻松不少。

    现在你再也无需为挥刀感到犹豫。

    他开始流汗。

    “嘿,kid,让我们停下来吧。”

    “你瞧,虽然现在我们不得不一起耗在这儿,但在其他时间线,一切都没这么糟,不是吗?”

    “我看得到,你心里还存在着的,善良,良知,或是别的什么,发出的光芒。”

    “我们不用这么针锋相对,甚至,可以成为朋友?”

    你看着他,他的表情是如此的诚挚,他伸出的右手正在等待着你的回应。

    回应一个不择手段的胜利只需要一次就够了。

    你举起刀。

    “welp,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的大衣掉在地上。

    你与死亡擦肩而过。




    即使伸出手来,又有什么意义?

    那些昨日仍在欢笑的,今日皆为尘埃。

    已经面目全非了。

    已经不存在宽恕了。

    已经,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但是,最开始的时候,又是因为什么而向他们伸出手?

    是在期待着什么吗?

    早已忘了初衷。

    这一次,可笑的,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伸出的手,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welp,这可是你自找的。”

    不出所料的落空。

    已经无法简单地结束了。

    那么就让我们继续吧。

    直至你的放弃,或是我的死亡。




    你没能完全躲过他的攻击。

    即使已经重来过很多次,你仍然震撼于他精湛的体术。他的拳如熊一般充满力量,你除了尽全力的躲闪别无选择,而当你挥下刀的时候,他灵巧的如同一只鸟,永远偏离你的攻击轨道。

    但你坚信你才是将会胜利的那一个。

    你有无数次犯错的机会,但他不被允许犯错。

    他不可能永远躲下去的。

    只需要一个破绽。

    只需要一刀。

    你做得到。

    你比他要强大。

   你的刀擦过他的颈骨。

    还差一点。




    不需要心急,Frisk。

    世·界·是·站·在·你·这·边·的。




    究竟过去多久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休息呢?

    说到底,究竟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做着徒劳无功的努力?

    是想宣泄什么吗?

    是想挽救什么吗?

    是想证明什么吗?

    是想……做什么吗?

    我现在正在做的事,就是我想做的事吗?

    我想做到的事,已经做到了吗?还是,没有做到?

    唔……走神了……

    heh,致命的疏忽。

    这次,是用我的血来染红长廊吗?

    “welp,这就是结局了,heh?”

    结束了啊。

    “我要回去了。”

    结果,还是这样……

    “papyrus……”

    我……

    “直到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做到。”

    我没能阻止他们。

    我没能救下他们。

    我没能守住承诺。

    就如同,很多年前,我没能抓住差之毫厘的,友人的手。

    现在,我又能见到你们了。

    你们愿意原谅一事无成的我吗?




    你做到了。

    你注视着他化作尘埃。

    你相信你能挽回一切。

    你充满了决心。

    你迈开脚步,向着尽头。












    你·怎·么·可·以·挽·回·一·切?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