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叶砂

就叫砂子吧。
目前在刺客伍六七的坑底,不大想出来。
主产无cp和柒七,可拆可逆,杂食党。
想要时刻保持微笑
不会画画
也是很想和人说说话的
永远赶不上潮流是为什么呢……

挚友(FLLFFL,D)

早~

————————————————————————————————
    “嘿,D!你来的真晚!我可是等你好久了!”Alfa快步迎上来,揽住D的肩膀,边笑边向酒吧走去。
    “晚上好,Alfa。”D笑了笑,“今天下午突然有工作,结束得晚一些。”
    “你那个上司又派你去干掉谁?”Alfa不满地哼了一声,“我说你干嘛非得在他手下做事?明明他就是个只会使唤人的家伙,一点本事都没有。”
    D笑而不答。
    Alfa耸了耸肩,也没有再说下去:“嘿你知道吗,我今天啊……”
    进酒吧,要了酒,两个人便坐在角落的桌子旁喝酒聊天。
    D看着Alfa一扎一扎地往下灌,自己则是小口小口地喝:“今晚别喝太多比较好。”
    “啊?”已经有些醉了的Alfa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好久不见了,当然要痛快地喝啊!你怎么不喝?”
    “明天有工作。”D勉强笑了笑,阻拦FLLFFL,“你也少喝点儿吧,宿醉可是很难受的啊。”
    “不行!我就要喝!”已经醉了的Alfa像个孩子一样地耍赖,躲开了D的手,却并没有发现D的异状,“我明天又不打RHG,今天怎么喝都行!”
    D还想阻拦,却反被Alfa抓住了手腕:“你看你,工作有什么好的?一天天到处跑,替人卖命,还得处处顾虑上司。干脆辞职和我一起打RHG,打架就为了自己,看谁不顺眼就干掉谁,多爽啊……”说着说着,FLLFFL的脑袋便砸在了桌子上,一手的杯子滑落到地上,另一手却仍抓着D的手腕。
    看着睡着的Alfa,D无奈地叹了口气,结账后便扶着他往他的住处走去。
    好容易把Alfa扔到了床上,D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安静地看着Alfa。
    “对不起,Alfa。明天,等明天的工作完成,我就辞职,和你一起去打RHG。”
    好不容易在路上清醒了一点儿的Alfa砸吧砸吧嘴,露出一个笑容,“好啊,那下次接着喝!下次一定要喝个痛快!”
    “好。”D最后看了他一眼,留下一张写着地址的字条,安静地离开了。
    但Alfa再也没能和D一起杀人,一起喝酒。
    因为,他就在第二天,失去了他的挚友,也失去了他的年少轻狂。

————————————————————————————————

好像没啥想说的......

评论(10)

热度(24)